首页> 小说> 正文

乔梓意薄锦寒小说

来源:加辞资讯网
  

乔梓意薄锦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三三文学网给大家带来,《乔梓意薄锦寒小说》是网络作者“沐锦颜”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,主要主角有乔梓意薄锦寒,喜欢《乔梓意薄锦寒小说》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!

推荐指数:10分

乔梓意薄锦寒小说

薄锦寒笑了笑,手艰难的放到她的脸上,感触着她。

他知道,今天,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……

“以后,记得每天好好睡觉,好好吃饭,无论有任何事情,都不要难过悲伤,因为我会一直看着你,保护你……”

“病人需要手术!”手术室已经到了,医生忽然喊到。

乔梓意红着眼睛,焦急的说道:“这些话出来再跟我说,现在马上动手术,记住薄锦寒,要是你死了,我这辈子都会忘了你,永远都不会想起你!”

“那就忘了吧……”

他深情的看着她,眼里满是氤氲雾气:“这辈子,我放过你了,但是下辈子,我会早早的守在我们会相遇的地点,和你见面,追求你,并爱上你,下辈子,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,知道吗?”

他不想再听见拒绝的答案了。

说完这句话就松了手,进了手术室。

乔梓意红着眼眶的看着他被推进去,心痛到窒息。

为什么他总是要这么傻……

心脏像是被一把钝了的锉刀割开,痛的痉挛,无法呼吸。

乔梓意渐渐感觉呼吸不顺畅,心脏剧烈绞痛,最后倒在了地上。

过往的医生跑了过来,蹲下来查看后赶忙喊到:“病人有心脏方面疾病,来人,准备手术!”

手术室里,薄锦寒早就已经听不到乔梓意的声音,看不到她的身影。

他看着门,不舍的收回视线。

慢慢的闭上眼睛,他坚决的说道:“现在就提取心脏吧,换给外面刚刚送我进来的那个女人……”

乔梓意,我喜欢你笑的样子,让我偷走你的痛苦,让你一直开心下去吧。

剩下的路自己走,我就陪你到这。

……

乔梓意醒来后已经是一个月了。

“手术很成功,乔小姐,不用在等合适的心脏了,恭喜你终于换取了新的心脏,并熬过了艰难的一关,不过还需要留院观察半个月左右,合适的骨髓已经为您找到了,相信这次一定可以治好您的病。”主治医生林风温润的笑着说道。

这一个月里,乔梓意的病情很不稳定,时而病危,时而又平静下来,好几次都差点死了,真的是很危险。

所幸,她全都熬了过来。

“薄锦寒呢?”

乔梓意想起一个月前的画面,着急的想要站起来,急切的问道:“林医生,薄锦寒呢?”

“一月前和你一起被送进来的那个男士吗?”林医生脸上有些可惜:“他死了,手术上就已经死了,家属来了,情绪很激动,哭了很久很久。”

“……”乔梓意像是瞬间被抽走了灵魂,瘫软的坐到床上。

林医生见她情绪不对,关心的说道:“乔小姐,注意身体啊,人死天定,那天那个男士牺牲自己救了你,你就要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,知道吗?”

她什么都听不见了,只是喃喃的说道:“他死了,他死了……”

“乔小姐?”

“他死了,他死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医生见她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,定定的看着她。

他想,乔梓意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一个人为她付出了生命,她那么豁达的人,等下就会缓过来的。

林医生叹了口气,柔声说道:“好好休息。”

说完,他轻轻的关上门。

“他死了,他死了……”乔梓意像是魔怔了一样,不停的说着这句话。

“是啊,他死了!”

门“砰”的一脚被踹开,乔梓意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已经有一巴掌甩在她脸上了:“害人精!是你害死了锦寒!”

乔梓意抬起头恍惚的看向眼前的女人。

苏子吟。

她说,是她害死了薄锦寒……

苏子吟气的浑身发抖,歇斯底里的怒吼道:“乔梓意,都是你!明明那么早就已经离婚了,为什么你还要缠着他!你还嫌自己害他害的不够吗?你简直就是个贱人,明明得了白血病,为什么就是没死?还连累到锦寒?!”

乔梓意看着她,以往见了恨不得撕碎,但此刻,她却动了动唇,没说出任何话来。

苏子吟看看着她,已经近乎失去理智般的推倒了床头柜,砸了许多东西。

“贱人,贱人!”

病房里乒乒乓乓的乱响,乔梓意始终保持着沉默。

良久,她才说道:“疯够了么?疯够可以滚了。”

“滚?我滚?!”

苏子吟红着眼眶,怒吼道:“还端着自己呢?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!乔梓意,你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贱货!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?!是你害死了他,是你害死了锦寒!”

砸东西的巨响瞬间吸引来了很多人,林医生闻言也赶了过来。

看着坐在床上脸色苍白的乔梓意,他冲上前护住她:“这位小姐,我理解你因为那位先生救了乔小姐失去生命而难过,但这一切都是那位先生自愿,并不是什么所谓的乔小姐害死了他,乔小姐刚做完手术,希望您不要这样刺激她。”

“自愿?是啊,他为了你倒是什么都肯做!”

薄锦寒死了——

她机关算计不惜陷害乔梓意,使得她众叛亲离,远离辰国,她原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从泥沼里爬出来的时候,但,薄锦寒居然死了!

他死了,她半生心血算什么

苏子吟眼睛猩红,憎恨的看着乔梓意说道:“乔梓意,薄锦寒并不是所谓什么在火场救你而死的,那场火是我设计的,原以为能烧死你这个贱人,为什么,为什么死的人成了锦寒?!”

乔梓意和一切围观群众震惊的看着她,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“你放的火?”

她都要死了,她放把火什么必要?!

苏子吟早就已经不在乎事情暴不暴露了,她欠了一屁股债,就等着乔梓意死在这场火里,然后演出救她的戏码而受伤,让薄家给她出钱的。

现在,她完了!

“是啊,就是我放的!但是薄锦寒不在这场火里死,也还是要因为你死!你以为你合适的心脏是谁的?薄锦寒也是RH阴性血,你忘了吗?”

乔梓意的心脏狠狠的痛了一下!

她惊呆了一样的看着苏子吟,犹如雷劈。

不,不可能!

她和薄锦寒早就已经离婚了啊!

苏子吟看着她脸上的不可置信,眼里是汹涌的怒火和不甘:“你总是那么幸运,不管怎么伤害薄锦寒,他照样爱你!薄家人讨厌你,他还是容不得任何一个人说你一句不好!更可恨的是,他那么爱你,你还是扔下他就走!而你哥,尽管看到了那么恶毒的你,也只是对你失望而已,但一点没有恨你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真是报应!好不容易你患了白血病要死,薄锦寒居然为了你,捐献自己的各个器官!肾,肝,甚至心脏!你以为你是怎么在两年内各个器官衰竭的时候,一直幸运的找到适合的器官的?老天垂怜?你配?”

乔梓意狠狠一震,整个人手脚发软,整个人瘫坐在病床上。

怎么会……

乔梓意摇了摇头,不可置信的说道:“我不相信,他在两年前主动跟我离婚了……”


水性金属涂料 http://www.chenyang.com/
加辞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