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小说> 正文

晏合沈千场小说-他在光芒万丈里在线阅读

来源:加辞资讯网
  
他在光芒万丈里第四章 我从不虐粉,只宠1

邢嘉的话说得相当刻薄。

晏合看了一眼刘云昔,有点冒冷汗。

刘云昔没什么表情,边打字边说:“六年前,首航有一支团队在国际飞行器大赛上夺得了冠军,从此,中国大学生自主研发的飞行器开始受到官方重视和扶持。那个团队的队长,在网上有个名字叫‘当年万户\\’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梅寒马上举手,“我那个时候才高三,还粉过他,但后来听说他当年夺冠的作品涉嫌抄袭了别人的设计,这事闹得挺大,事情没有得到判定之前,他自己就退了学,然后那件事就那样不了了之了。他的社交账号也在那个时候停更,之后再也没声音了。”

“他就是那个沈什么,”刘云昔眼睛微缩了一下,“人品我不想评论。你们要是接受不了,就另做打算吧。”

她说话的语气很平淡,似乎没什么波澜,仅仅是在实事求是,但晏合看过去的时候,分明能从她脸上看到类似于心疼的表情。

那是她的儿子,被人撕破了皮,置身事外地揭发着他过去的不光彩,她心里肯定不会好受。

邢嘉却突然来了兴趣:“您是说,他原本是首航的学生?”

“何止,”易兴澄开口,“我也知道他,他被首航开除前,已经准备转麻省了,在这个领域,本来是很耀眼的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刘云昔似乎不太想在这种地方讨论自己儿子的过去,打断邢嘉:“只是单纯与你们合作的话,他是绝对有资格,也有那个实力的。”收拾了一下,准备离开,“你们再商量一下,这件事以后就不用通知我了。”

晏合往后退了一下,给刘云昔让道,没敢再去看她的表情。

刘云昔前脚刚走,邢嘉就两眼放光,兴奋得有点不知所谓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我去吧,正好问问他当年是不是真的抄袭了别人的设计。”

“怕是你去不了了。”就在这个时间里,晏合快速拟订了一份新的分工计划,“学长,你还是好好准备你的毕业论文,需要你署名的地方,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。梅寒的工作不变,易兴澄随时待命,我去给沈千场打工。邢嘉,你被除名了。”

邢嘉没反应过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理解不了吗?”晏合抬头看着她,“我们团队不打算要你了。没那个能力搞定首航那边的人,就回来对我们颐指气使?”晏合给她留着余地,“现在退出,对你对我们都没有损失。”

邢嘉骄傲惯了,被人踩在脚底,势必要反抗一下:“我在首航跟别人低声下气的时候,你们在做什么?什么叫对我没损失?我的时间不是时间?”

晏合把手机打开,点开微信,切换了一个账号,翻开邢嘉的朋友圈:“不好意思啊,当初拿小号加过你的微信,你大概没改备注,所以忘了屏蔽我。你这些照片拍得还真是不错。”然后一点余地不留,“你拿着团队预支的科研经费去首都逛了一圈,玩得还算开心吧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但是邢嘉,这并不是你被除名的真正原因。”晏合也不怕告诉她,“让你滚蛋是因为你惹我不高兴了。”

邢嘉嗤笑:“就因为我不想听从你那些傻瓜安排?”

“是因为你侮辱我偶像了。”晏合狠狠地白了她一眼,接着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从第四周开始,晏合的课变少了,从之前的每天十二节减少到了八节,有时候可能只有六节,这样她就能在天黑之前赶上回西九城的公交车。

楚江今年的雨从开年下到了三月底,春天缓缓而来,气温还没完全升上去,泡桐树枝上挂满了粉紫色的花,香味很重。

她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,翻着当年万户曾经的社交账号,是九年前注册的,分享的全是航模图片,那个时候,他才读高一。

之后两年没发过内容,大概是醉心于学习去了。

鬼!晏合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,醉心于散发他那该死的魅力去了才是真的。

七年前的夏天,他高中毕业,更新了一条,内容是——全世界最好的初恋。

没有配图,没有表情包,甚至连标点符号都没有。

干巴巴的一句话,却叫晏合脑补了一出荡气回肠的爱恨纠葛,瞬间柠檬精附身,每一个细胞都酸出了天际。

沈千场什么时候跟谁谈的恋爱?她一个资深老粉居然不知道?

还全世界最好的初恋,那么好现在怎么不跟你一起吃泡面、住厂房?

这届偶像真是差劲!

想是这么想的,但她还是忍不住往下翻。

令人十分沮丧的是,越往后看,他在上面发表的内容就越让人怄气。

什么我的初恋性感到让人发狂。

什么今天带着我初恋出去,收获了百分之两百的回头率。

什么给她买了件新衣服,感觉配不上她,好愧疚啊。

什么今天是我们相爱的第一个月,愿我们手牵手,一直往前走。

……

呵,还不是分手了,晏合自我安慰,秀恩爱,死得快,活该。

回到拐杖街的时候,天还没黑透,张只慧坐在铺子前面跟隔壁洗衣店的老板娘聊天。

晏合经过时,也没跟她打招呼。

“哎,刚才过去的,怎么看起来有点像你们家合子?”

张只慧抬头往前面看了看:“不能吧,我们家合子的学校在韶华区,回来挺折腾的,不放假她都住校。”

“哦,那可能是我眼花了吧,”洗衣店老板娘接着八卦,“我跟你说,你可要把你们家老晏看紧了。”

张只慧低笑:“我还是不相信你说的。”

“千真万确,你想想看,天都没亮,就从人家家里出来,什么事能让她起那么早?肯定过夜了呗。”

“你别瞎说,春美不是那种人。”张只慧摇头。

“嗨,你不相信就算了。别怪我没提醒你,你家老晏可比那个老陈经看多了,还比他年轻。”

“哈哈,瞎说……”

张只慧还没笑够,眼前就噌地冒出来一个黑影,往她面前一站,炮仗似的:“妈,我拿包干脆面。”

“你怎么回来了?明天不上课了?你拿干脆面干什么,你又不吃那种东西?哎?你去玻璃厂干什么?你听到我说话了吗?”

两分钟前。

晏合推开玻璃厂的大门,沈千场不在,院子里只有一个小学生趴在椅子上写作业。

听到声音,小学生吸溜了一下鼻涕问:“沈千场,我的干脆面买回来了吗?”

晏合走过去,看她正在本子上乱涂乱画,一水儿头大身子小、四肢不协调的小黑人,不知道是因为水平有限,还是就想往丑了去画,标注在旁边的名字统一叫沈千场。

晏合一下子就觉得特解气:“你喜欢吃干脆面?”

沈千家扭头,鼻涕在袖子上一抹,明光泛水的:“嗯。我还喜欢吃辣条、薯片、鸡腿、鸭腿、小鱼干、话梅、海苔、巧克力、冰激凌、蛋糕和所有那么好吃的东西。”

晏合:“……”

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挑食的小朋友,沈千场是把妹妹虐待成什么样了,才导致她这么饥不择食的?

晏合从包里抽出纸巾给她擦了擦鼻涕:“那你告诉姐姐,你哥去哪儿了,我就给你买干脆面。”

“跟他女朋友约会去了。”

沈千家说话完全不用负责任,所以怎么坑哥怎么来。

偶像有了自己的幸福,作为粉丝,应该大度祝福,然后脱个粉就行了,没必要祝他们早日分手什么的。

毕竟这个世界上,值得崇拜的偶像都还领着号码牌在排队呢!

晏合边自我安慰边看时间。

已经干等了一个小时。

专属沈千场的小黑人已经够成立个足球队了,沈千家干脆面也吃了两包,还附带吃了一瓶酸奶和两根棒棒糖。

从边际成本的角度上来讲,晏合觉得她亏大发了。

沈千场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的,身后跟着人,都骑着重型机车,带过来的尘土扬得老高,从大门处扑过来,罩了晏合一脑袋。

她被呛了一下,咳得撕心裂肺。

隔着一腿宽的距离,彭囍踢了沈千场一脚,用下巴指了指晏合:“谁啊?”

沈千场翻身下车,走过去把头盔一摘盖到晏合脑袋上,神情有点骄傲:“我女友粉。”

彭囍没反应过来,扭头问身后的罗万万:“今年流行的新词?”

罗万万从他后座上跳下来:“就是我万户哥的粉丝。”

彭囍问:“那为什么要加个‘女友\\’?”

罗万万解释:“网上说,女友粉就是把她偶像视作自己男朋友的意思。”

晏合:“……”

彭囍笑喷了:“沈千场你可以啊,骗小姑娘的手段真有水平,佩服。”

“闭嘴。”沈千场一边收拾沈千家的东西,一边冲彭囍吼。

不解释的话,晏合还能厚着脸皮承认一下,但被罗万万和彭囍这么一加工,她瞬间就觉得自己简直就在没皮没脸地倒贴人家,完了别人还不一定情愿,简直丢死人了。

头盔她以前没戴过,折腾了半天取不下来,沈千场笑着把她的脑袋用手稳住不让她动,然后对彭囍说:“你先带万万把沈千家送到舞蹈培训班,我一会儿找你们去。”

“你女友粉去吗?”彭囍调侃。

沈千场踹了他一脚让他赶紧滚。

晏合主要是觉得尴尬,在头盔里折腾半天都快喘不过气来了,沈千场也没给她取下来,而是把前面的挡风镜片推上去。

她憋得满脸通红,眼眶里兜了一片水汽。沈千场还以为她又要哭了,赶紧解释:“那个是彭囍,脑子被驴踢过,你当他是大傻子就完了。”

“能给我取下来吗,重死了。”

晏合压根不想管他朋友是被驴还是猪踢过,她需要用其他情绪来掩盖自己的尴尬。

“但是我觉得,你戴着还蛮好看的。”沈千场弯下腰跟她平视,没有缘由,就是想逗她。

“并不觉得,谢谢。还有,我已经不是你女友粉了,请你不要瞎叫。”

对不起,哄不好了。

“哦,”沈千场来劲了,“你说是的时候就是,你不乐意就不是了,你当我是菜市场,随便你逛?”

晏合:“……”

“再说了,”沈千场往她身上看了一眼,“你身上的衣服是我的吧?免费让你穿了这么久,当下女友粉怎么了?”

我花三千块买来的,谢谢!

晏合瞪着他,说不出来话。

“行了,看你这委屈样。”沈千场一手稳住她的脖子,一手从她后脑勺那里把头盔取了下来,然后往自己脑袋上一戴,本来都准备走了,又突然来了兴致,问,“想不想出去玩?”

“没时间。”晏合脱口拒绝。

沈千场看了看手表:“最多一个小时。”

“六十分钟不是时间吗?完成不了你的要求,我们猴年马月才能做实验?”

面子很值钱,伤不起,能怎么挽回就怎么挽回一下吧。

沈千场探过头问:“你不会是不敢吧?”

晏合觉得搞笑:“激将法对我有用?”

沈千场不跟她废话了。

他往下一蹲拦腰把人一捞扛到肩膀上,然后粗暴地往车上一按,在晏合还没来得及反抗的时候,抬腿跨坐在她身后,接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了另一个头盔往她脑袋上一扣:“知道没用,所以我一般比较喜欢用强的。”

“你干什么?我不想去玩。你别带我,否则我跟你那什么性感的初恋,约会的女朋友交代不清,我正儿八经一社会良民,我才不要当小……”晏合嘴上说不愿意,实际上正在乖乖就范。

沈千场不知道她在说什么,打火发动机车,声音就在她耳边,笑得很欠,声音特温柔:“我说了,我宠粉,你说的那些我就算是有,也都得排你后面。怎么样,偶像给力不?”

“嗯。”

嗯?

神了。

晏合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地被蛊惑了。

沈千场没忍住,恶作剧得逞般地笑了一声,然后一踩油门,扬尘而去,带起一阵歪风,上了拐杖街后把张只慧手上的账本吹翻了好几页。

张只慧边咳嗽边指责:“呀,那个小沈真是不像话,天天……哎,我怎么感觉我刚刚看到我家合子了呢?”

洗衣店老板娘探头看了一眼:“不可能,你家合子那么乖不会跟他们混一起。我听说,那个小沈可不是什么好人,里面的常客呢!有人看到他大年三十还进去过。”指着派出所的方向。

“哟,是吗,那可要离远点。”张只慧没当回事,翻到账本之前的位置重新算起了账。

加辞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