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故事会> 正文

碰碰运气

来源:加辞资讯网
  

就在孟秋云以为索征宇接下来要直奔正题时,索征宇突然停止了动作。

身上陡然失了份量,孟秋云心得以放松。

“明日起,所有的活都由你来干!”

索征宇扔下一句话后,夺门而去。

孟秋云伴着止不断的泪水,昏昏沉沉睡到第二天。

孟秋云见窗外已大亮,适才想起索征宇昨晚临走前扔下的话,忙起身找衣服,适才发现她在索征宇的房间,顿时叫苦连天。

屋外,下人们已开始忙碌。

孟秋云一脸苦逼。

她现在连件裹身的衣服都没有,总不能光着身子回自己的房间啊,想了想,打开衣柜,在清一色的西装和衬衫间,挑了件穿上。

孟秋云算准了屋外没人,偷偷拧开锁,不想脚刚跨出门,就听见下人张妈说:“太太,先生说他的衣服,往后留给太太洗。”

孟秋云身躯僵在原地。

她不敢回头,甚至也称呼都懒得纠正。只因她衬衫里面是真空的,她只想尽快回到自己的房间穿上衣服。

张妈见她没有开口,以为她默认了。

孟秋云三两步回到自己的房间,合上门,捂着心口大口喘气。

索征宇昨晚并没留在别墅过夜,想来,是回别住睡了。

孟秋云幽幽吐气,继而取了衣服进了洗漱间。

望着身上一朵又一朵的草莓,孟秋云将索征宇祖宗十八代都一一拜访了一遍。

“真是祖上不积阴德,怎生下这么个禽*兽渣男后代!希望,宝贝绾绾可不要像这只禽*兽。”

骂完,心里舒坦了许多。

孟秋云今天是晚班,倒是有时间料理家务,不过她只是将索征宇的衣服送去干洗店而已,其余的活,下人们早干得差不多,哪里要她搭手。

瞧着时间还早,孟秋云不知不觉朝欣悦酒店走来。

孟秋云想碰碰运气,这个点,不知能不能见到闻慧。

孟秋云进了酒店,见闻慧正在与同事交待事情,想来正在交接中。

孟秋云的到来,让闻慧微微一怔,片刻后,带着笑容说:“等我一会!”

孟秋云点点头,坐在大厅靠窗的沙发椅上,随手捞了本杂志翻起。

不一会,传来高跟鞋声,孟秋云抬首,见已换好衣服的闻慧提着小包正朝她走来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刚上完晚班!”闻慧一脸疲累地说。

两人也算同行,孟秋云哪里会不知。

只是孟秋云不明白,闻慧要能力有能力,要相貌有相貌,怎会屈就在欣悦当个小小服务生?

“外面天好,不如我们出去走走!”孟秋云意识到,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原因。

孟氏在K市是除索氏之外的财阀,能当上她父亲助理的,至少也要读过MBA。

闻慧不会平白无故放着高工资舒适工作不干,跑到这酒店,当个不知名的前台服务生。

孟秋云越想心底的疑惑越多。

而欣悦是索征宇的地盘,她若长时间呆在这里,说不定就会被索征宇撞见。

“嗯,那去街心公园吧,那里的露天咖啡还算不错。”闻慧笑着说。

孟秋云颔首,两人朝街心公园走去。

这一路上,孟秋云心绪纷杂,无数问题在心里酝酿,到最后居然不知先问哪一件。

还是闻慧先开了口:“董事长出殡那天,我去找你,是有样东西想交给你,那是我在董事长办公室发现的,想来应该是董事长极为重要的一件东西。可惜,我今天没带在身上。”

孟秋云无声地点点头,“没事!”

眸光望向远处,望着服务员将两杯现磨好摩卡端来,注意力居然飘散的很远。

待服务员将咖啡搁于桌上,孟秋云适才收回思绪,望着精致的咖啡杯口,眸中逸满了酸涩。

“爸爸走的实在太匆忙,有好多事,都没交待好!”孟秋云哽咽说。

“孟氏的那场危机来得太过突然,孟董事长也是防不胜防。”闻慧拾起咖啡杯,幽幽啜上一口说。

“告诉我,谁是幕后黑手?”孟秋云想到这问题的根结。

闻慧面带笑意,望着一脸愁楚的孟秋云说:“就算知道了真相,依小姐目前的能力,还能东山再起?”

“你不信我?”孟秋云知道,在闻慧眼里,她是个无用的人。

以前依附父母,过着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生活。现在,比之以前更加不如,身无分文不说,连个家都没有。

见闻慧不答,孟秋云握着咖啡杯的素指紧了又紧,咬咬唇皮说:“我可以从头开始学。”

闻慧闻声抬眸望向她,见她眸里满满是认真,适才开口:“在你得到索征宇的信任后,再来找我!”

“这跟索征宇有什么关系!闻慧,你要是知道点什么,就请告诉我好不?”

孟秋云已被逼的发急。

闻慧摇头,“你太脆弱了,根本不堪一击!”

“那你呢,为何一直屈就在欣悦?”孟秋云就此想到闻慧自己。

闻慧抿嘴不语,望着远处,眸里满是伤痛。

好一会才说:“孟董事长对我有恩,我不想看着他一手创办的孟氏就此消失。好了,我们也聊得差不多,我有事先走,这是我的手机号,有事可以电话我。”

不等孟秋云回话,闻慧已拾包起身。

孟秋云望着桌上闻慧留下的手机号纸条,对着纸,迅即将一串号码输入手机中。

接连几天孟秋云都没瞧见索征宇,打他电话也是关机状态。

孟秋云心急如焚,闻慧明里暗里的提示,孟秋云十分确定,孟氏之所以一夜间倾塌,与索征宇脱不了干系。

她要进入索氏内部,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更确切的信息。

要进入索氏,必须得到索征宇的信任,而这个时候,索征宇却像是人间蒸发了般。

恰逢假日,偌大的别墅只有孟秋云一个人,下人们放假回家了,绾绾被送去了寄宿学校。孟秋云无趣地趴在阳台上,望着底下花影扶疏的花园出神。

夜风啸啸,伴着时有时无拂来的梅花香,让人心肺入醉。

孟秋云闻着梅花香望去,见园里的腊梅已有三五朵绽放在枝头上,嫩黄的影子,如同一只只缩着身版的小黄虫。这才想起,时令已至腊月,再过二十多天就是新年。

加辞资讯网